住了二十多年的旧房子在今年的老城区拆迁改造计划之中。这几天回去的时候,看到临街的墙面上都用红漆喷上了征字,树与树之间拉满了横幅。倒也不是说对老房子有什么好感,只是觉着略略有些感叹,时间真是拼了命头也不回地往前跑,把伴着一起长大的东西全都甩在了后面。

在油管上看了任天堂关于口袋妖怪20周年的直播视频,视频介绍了将在2016年底上市、包含中文语言并正式译为精灵宝可梦日/月的下一代游戏。短短六分钟中里穿插着各历代版本的画面。有一个长镜头是游戏主角在不断向前跑,穿越过山间小道、木桥、城市和雪原,伴随着发行年代和版本,发型和服饰在变,一直不变的是成为精灵大师的目标和决心。

作为十年老粉,想想看一直吸引我的莫过于这个世界不断趋向的精妙平衡吧:没有最强的精灵,只有更好的组队;没有最好的组队,只有更灵活的见招拆招。

希望自己在生活里也能凡事机敏应变。

这几日去到郊区的水库上做实验,头天晚上就下起了细碎的雨。
水域四面都是山,在雨幕里愈加安静。
离开住的地方,提着工具箱跟在你身后,小心翼翼沿着水边的小道往堤上走。

水面那么近,山那么远。
可是哪里有不远不近的距离啊。
那不远不近的就是缺乏稳定性的距离。你想它不稳定吗?

考完了研究生阶段的最后一门考试,
合上笔帽提前交卷时还跟老师点头一笑。

想想以后都是在实验室一门心思摸爬滚打,
并没有什么松一口气,
反倒是有十万八千里还剩五万四千里要熬过去的压力和觉悟。

终究还是需要有耐心和坚持才是。